母误信神明‧指女讨债‧虐死女

2020-07-18 作者: 围观:804 21 评论
母误信神明‧指女讨债‧虐死女(雪兰莪.士拉央20日讯)两岁女童黄泳儿遭虐死案,她的干爹挺身向警方指控小死者的母亲是虐死女童的元兇时揭露,母亲嫌女儿经常摆着一副“苦瓜脸",曾问神而被告知女儿是来“讨债",因而经常毒打女儿。这名干爹声称亲眼看见黄母手捏女儿的下体、用水直射肛门、抓头猛踢等等。这名自称是小死者干爹,也是小死者小姑的男性朋友,週三早上前往鹅唛警区总部协助警方录取口供时,把小死者母亲如何暴力对待女儿的恶行告知媒体。他指出,他认识小死者父母已有5年,今年农曆新年后才与他们重新取得联络,不料经常看到女童遭母亲虐打。他一直以来都看不过眼,现在女童已经毙命,他也忍无可忍,与小死者小姑主动前来鹅唛警区总部录取口供,揭发小死者母亲的恶行。乩童称女童来讨债他透露,小死者母亲曾经“问神",当时乩童声称女童今世是来向她讨债,并说小死者与她没有缘份。“小死者的母亲深信不疑,从孩子小时就虐打她。在外头遇到不顺心的事,她就回家打女儿,骂女儿`拖衰家’,只要她回到家,女儿就只能躲在厨房,不能出客厅,不然就挨打。"他说,祖母及家人看到小死者遭母亲虐打,曾试图阻止,但她被打得更厉害。他悲愤地揭露,小死者母亲替女童换尿布时,亲眼看到她用手捏女童的下体,女童大便后,为母者没有用布替她抹屁股,反之用水直接射她的肛门。小死者的祖母于週三被警方带上士拉央推事庭申请延长扣留她7天助查,而警方接获最新投报后,週三下午立即赶往吉隆坡中央医院,当场逮捕仍在“伤心痛哭"的小死者母亲,预料于週四早上押往推事庭申请延长扣留令。母被警告减少虐打女小死者的干爹指出,小死者祖母为了阻止媳妇经常虐打孙女,曾警告媳妇若再虐打小死者,就不要再替她照顾小死者和另外一名孙儿。“祖母警告小死者的母亲之后的两个星期,情况真的有改善,小死者很少遭母亲虐打,但`美好’的时刻只维持一阵子,之后小死者又恢复悲惨日子。"他伤感的说,女童没遭母亲虐打期间,身上的瘀青明显减少,而且开始长肉,脸部变得圆润,可惜好景不常。母刚做流产手术干爹揭露,小死者的二十余岁母亲是一名驻唱歌手,最近与驻唱团的组员解散而失业,而且在几天曾还曾做人工流产手术,相信因为这些原因情绪不好,而找小死者出气。他说,小死者母亲只虐打这名女童,其他孩子并没有受到虐打。据了解,已育有4名孩子的母亲不只一次做人工流产手术,而且在她未与小死者父亲结婚前,曾与另一名男子结婚并育有一名孩子。警取木棍化验据悉,鹅唛警方及雪州鑒证组人员,週二晚上前往小死者祖母的住家搜证,并带走疑是用来虐打女童的木棍,送往化验局进行检验。警方消息指出,女童被虐死的案件被揭发后,警方担心她另外3名年龄介于3个月至11岁的兄弟姐妹也曾遭到虐待,于週二晚上已送他们去医院检验。院方较后向警方证实女童的兄弟姐妹没有遭到虐待。消息指出,女嫌犯早前录取口供时,承认曾用藤鞭鞭打女童,但警方相信女童的伤势并非用藤鞭所造成。被捕前哭斥兇手小死者黄冰儿的洪姓母亲被捕前,还不断痛哭并向朋友谴责兇徒的行径,指女儿还这幺小,为何要虐待及性侵她,却不选择去嫖妓。不过,警方初步怀疑她涉及虐死女儿案后,趁她前往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办理领尸手续时,当场将她逮捕。洪姓女嫌犯在丈夫黄文彬及一名女性朋友的陪伴下,週三下午1时30分前往太平间办理领尸手续。当她前往辨认女儿的遗体及为女儿更换衣物时,当场嚎啕大哭,由朋友搀扶走出太平间。她一度喃喃向朋友倾诉,指女儿还没开口喊她一声妈妈,就这样两脚一伸离开了她。她说,事发后,警方先后扣查家婆和小叔,不过小叔较后已获释放。询及是否有怀疑任何人涉及虐死女儿的事件,她声称毫无头绪,而且她不认为小叔会虐打女儿。鹅唛警方于週三下午2时许赶抵中央医院,当场逮捕女嫌犯。她被扣上手铐时,显得一脸错愕,不停否认涉案,并指还要忙于处理女儿的身后事,不过,警方最终还是将她押上警车,带返警局。丈夫黄文彬当时已经离开太平间,警方让女嫌犯的女性友人联络他,以前往警局协助调查。肠脏爆裂疑脚踢所致剖验报告显示,小死者泳儿的肛门受伤,疑是以类似木棍的物件所致,而且肠脏爆裂,相信是脚踢所致。初步报告结果令人惊震,小死者的头部、左右手都有瘀肿,身体多处有鞭痕,右大腿内侧还有烟蒂灼伤的痕迹。捉女头部用脚猛踢据了解,小死者母亲于週日(17日)下午1时在家,曾用手紧捉女童的头部,然后用脚猛踢。据悉,当时小死者父亲(26岁,在卡拉OK娱乐中心工作)及小姑(23岁)也在场,曾劝阻她不要再伤害女童,但小死者母亲与丈夫起激烈争执。小姑向警方录取口供时指出,女童经常遭受其母亲虐打,她和家人都不敢劝阻,因为女童母亲会变本加厉。‧2012.06.21
相关浏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