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for 26K:应制定「最低工资法」

2020-08-14 作者: 围观:834 46 评论

今年(2016)4月29日,台湾劳工阵线动员一百多名群众,在立法院群贤楼前排出了26K的字样,诉求今年基本工资(最低工资)必须调整至26K,以及要求政府儘速通过「最低工资法」,让最低工资的调整更趋合理、透明。事实上,近三十年来,世界各国推动最低工资立法的立法蔚为风潮,其中包括韩国(1988年)、英国(1999年)、法国(2008年)、香港(2011年)、卢森堡(2014年)、德国(2015年)等,一方面藉以提高基层劳工的所得,改善其家庭生活,另一方面,则是更合理分享经济发展,并达到产业升级和优质就业的政策性目标。最近更包括美国加州与纽约州通过逐步调涨最低时薪至15美元;英国政府也于4月起调高最低时薪,从每小时6.7英镑调高至7.2英镑;以及邻近的韩国也大幅提高最低薪资,显见,最低工资已经成为各国提高工资,改善劳工合理生活水準的重要政策工具。

Fight for 26K:应制定「最低工资法」

回顾台湾基本工资的发展,可溯及1930年政府批准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ILO)「设釐定最低工资机关公约」,并于1936年12月公布《最低工资法》,该法规定成年人工资以维持其本身及足以供给无工作能力亲属二人之必要生活为準。这个在当时相当进步的立法,却因各种原因迟未实施而于1975年正式废止。而从现行之「基本工资」规定在1984年立法实施的劳动基準第21条,虽然过去有参照一定因素作为调整调整之依据,但对于基本工资四个字并无明确定义,实施32年来缓慢调涨,甚至曾有长达7年「冻涨」的情形,终于在2014年调整至现行之20,008元、时薪120元。言下之意,无论经济情势为何,台湾整整花了32年的时间,基本工资终于才勉强破20,000元大关,成为台湾低工资政策的力证。

然而,无论是从国际劳工组织的建议,亦或者是2009年总统签署了「两公约」,都提供了基本工资更明确的想像。其中,根据ICESCR第7条揭示了缔约国:「确认人人有权享受公平与良好之工作条件」,包括合理工资、同工同值同酬等之确保。」其中在工资部份,主张:「所有工作者之报酬使其最低限度均能……,维持本人及家属符合本公约规定之合理生活水平」。这几年来,劳工团体无不参考这个精神,将劳工抚养家庭的支出需求作为计算参数,例如,今年就计算出最少应调涨至26,300元1的数额,除要求政府不仅应大幅提高基本工资,并儘速完成《最低工资法》之立法,让台湾摆脱低薪血汗的经济模式』。

从过去几年的经验观察,基本工资审议委会由劳、资、政三方共同组成,但讨论过程流于形式、乱无章法,审议过程也未公开,外界根本无法得知决议是否为全体共识,亦或是行政部门强势主导下的结果。例如,2012年虽作出调涨决议,但送交行政院核定时,时任行政院长陈沖却做出「只涨时薪、冻涨月薪」决定,并提出经济成长率须连两季大于3%,以及失业率低于4%的两项荒唐附带条件;2013年审议会议做出往后物价指数涨幅累积达3%才召开的违法决议,违背基本工资审议法源依据「基本工资审议办法」中「原则于每年第三季进行审议」的规範;2014年政府部门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与抗议之下才决定召开审议会议,但资方委员拒绝出席;2015年更直接做出冻涨决议。由此可见,无论是审议过程或最终决定,每年的基本工资审议总是在一片混乱中完成,更突显了最低工资法立法的重要性与迫切性。

去年的总统大选,除了基本工资之外,国民党也力推所谓的「加薪四法」,营造了台湾要加薪的气氛;而即将在520就任的蔡英文总统,更直接将「最低工资法」列为劳工政见,因此,最低工资政策势必将成为接下来几年台湾劳工团体监督的重点政策之一,就此,新政府应具体回应劳工团体所提出来的诉求,其中包括今年第三季是否以符合两公约及ILO精神的参考依据,大幅提高基本工资以符合劳工及其家庭的合理生活标準;以及最低工资法立法的内涵和具体期程,而这些将是新政府解决台湾低薪普遍化的考验。

最低工资要发挥成效,就应立即制订《最低工资法》,使最低工资审议制度法制化。该法应明订最低工资计算基準,审议委员会组成及最低工资生效之期程範围,且审议委员会应于每年定期召开,并由劳动部计算该年度之调涨範围后,交付委员会议决后施行,以符合劳工在社会环境快速变迁下维持稳定生活。今年520,台湾将第三次政党轮替,而倘若台湾低薪血汗的经济发展思维没有被翻转,可以预期的未来几年,台湾的薪资倒退和过劳问题,将会持续恶化,而最低工资政策这也将是人民检视小英政府的重要标的。

相关浏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