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盒里的创新》:从小积木看大世界

2020-06-10 作者: 围观:649 64 评论

《玩具盒里的创新》:从小积木看大世界

立即试读

创立于1932年的乐高积木(LEGO),让许多人为之着迷,不只是小孩,还有很多大朋友也浸淫在组合积木的世界里,乐此不疲。

乐高积木陪伴了全世界的无数个孩童,这一个个多彩的小积木,在许许多多小孩的成长岁月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或玩、或咬,也都充斥着成长的印记。

乐高迷们,也许说不大出来为何着迷的原因,但肯定都同意在这一块块积木的背后,有着不只是堆积木搭建梦想的快感,更有许多潜藏其中的社会、文化层面因素。至于设计情感,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谈乐高积木不能只看欢愉的一面,却忽视了企业经营的残酷面向。对于乐高这家欧洲玩具公司来说,它终究要面对营收的挑战。也许,你会以为这只是一块小积木,但它要如何创新?在愈来愈多新颖科技、玩具吸引大家目光的此刻,乐高要如何重新赢回大家的心?更值得我们的关注。

红色、黄色或黑色,这不是一般的塑胶颗粒,它的八个小圆钮和底下的三个空心管,已经预告了乐高积木与众不同的身世。虽然我也是玩乐高积木长大的,但看了《玩具盒里的创新》才知道,原来以前乐高积木没有人偶的设计,直到1974年才推出「乐高家庭」人偶组合,而且迅速获得全球小朋友们的喜爱。

来自丹麦的乐高积木曾经辉煌过,但他们也面临过许多危机。举例来说,乐高存在孤立与僵化的工作文化,大多为男性,不但拥有同质性思考,也缺乏创新的积极性。

以产品开发为例,只有待在乐高公司二、三十年的资深员工来负责规划,不免与外界脱节,也形同是在封闭的环境里闭门造车。

还好,乐高公司的高阶主管很快就发现这项缺失,不但积极对外招募人才,也增加与世界的连结,包括收购美国的玩具公司、雇用位于英国伦敦的开发团队,这些举动全部都是为了增加乐高文化的涵养与丰富性。

乐高还在米兰、东京、巴塞隆纳、慕尼黑与洛杉矶等大城市成立设计办公室,希望缩短与当地孩童的距离,同时也检视崭新的玩具发展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以乐高公司的财力,他们大可以把世界级的设计人才都招募到丹麦的毕兰,却把毕兰推向全世界,让大家都知道从毕兰来的乐高。

不同于苹果以往只靠贾伯斯的圣裁独断,乐高的创新却是奠基于分散式的决策管理。我特别欣赏义大利籍的高阶主管西科雷拉为乐高所打造的品牌形象:从Play Well到Play On,也象徵乐高积木从一个玩具产品顺利转型为一种玩乐的哲学。

就像美国的迪士尼乐园,带给大家无比的欢乐,而不只是单一的游乐设施,乐高公司也希望可以透过品牌传达这样的正面意象。

对乐高公司来说,用户体验无疑是一件大事,遵循顾客导向的乐高也开始关注孩童们的喜好,因此把原先设定为七岁的主力客群,降低到五岁。这是因为随着时代的变迁,许多上小学的孩童已经开始接触电子游戏,乐高必须开发出崭新的角色与产品组合,同时要做到连五岁的孩童都可以轻鬆的拼桩。

鼓励创新的乐高公司,崇尚大胆精神,不但勇于以新产品来取代过往大受欢迎的产品,也能一再推翻公司组织的现状。从「破坏式创新」到「全面创新」,乐高公司不只形成了企业内部的革新,也加速了全球玩具业的波动。

这家奋力赶上世界脉动的公司,却也曾经面临失控的危机,从《玩具盒里的创新》可以看到这个几近崩塌的帝国,作者宛若身处现场,描述了许多场景的事物,也让我们得以思考企业经营的诸多面向。

创新虽然有很高的风险,但很多事情不做根本不会知道。受益于这些大胆的赌注,让乐高公司可以缩短停滞期,回归企业的核心价值,并且理出营运的正确路线。

甚至在2007年到2011年期间,也帮助乐高公司安然度过金融海啸的危机。许多企业受到重创,连诸多知名的玩具公司像是孩之宝和美泰儿也受到波及,但处于转型期的乐高反而展现出高度应变力,至今屹立不摇。

看这本书的时候,我反覆翻阅前后的章节,检视不同时期的乐高公司,主管们如何因应时代变迁而迅速迭代。倘若你喜欢乐高积木,自然不应该错过这本好书,但如果你对企业经营也有高度的兴趣,更值得花一点时间好好看这本书。

相关浏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