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大选:洪秀柱的反民粹十字军

2020-08-09 作者: 围观:773 35 评论

中国国民党的总统候选人洪秀柱看来不只是完全没有能力提出一套让大众产生共鸣的政见纲领,如今更把批判的砲口对準了明年1月16日即将决定台湾下一任总统是谁的最重要因素:人民。洪秀柱执意将「民粹」指为侵蚀台湾社会的癌细胞,不只是幕僚的不智令人瞠目结舌(如果洪秀柱会听从幕僚意见的话),也暴露出这位候选人性格之中更加阴暗的特质──专制独裁。

2016大选:洪秀柱的反民粹十字军

洪秀柱对「民粹」一词的定义包含了无可救药的负面意涵:谁不同意她的看法或政策,谁就是「非理性」(这是国民党惯用的老套了),他或她之所以唱反调,全是受到「民粹」思想影响所致。任何一个参加过社会运动向政府抗议过的人,全都算是这种民粹。实际上,洪秀柱藉着一再将台湾社运人士与伊斯兰国、红卫兵相提并论,已经将所谓「民粹」等同于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用来赤裸裸地加重汙衊她的众多异己。

洪秀柱和之前每一个指控民粹的人一样,绝口不提她向我们揭露的所谓「民粹分子」,起初也是用尽了一切「理性」「合法」管道和政府沟通,直到政府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们这种做法完全没有用,他们的行动才因而激化。正如我在我最近的着作《黑色岛国:台湾社运抗争两年记》(注1)之中说明的,台湾社运人士採取直接行动的决定从来不是「非理性」的,恰恰相反,这正是理性的选择;这是在岛国历史的关键时刻拒绝认输,不向掌控政府的反民主力量屈服退让的决定。台湾社会意识到台湾民主政治的品质是抵抗中国专制政权侵吞的最重要防线,因此不得不起身加以救正。

虽然台湾社会的抗争有效阻止了某些政策,例如充满争议的「黑箱」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CSSTA),但它最重要,或许也是影响最深远的遗产,则是台湾社会向越来越不负责任的政治人物发出的警告:我们忍无可忍。

大多数政治人物都听见了人民的警告,并且对政策做了相应的调整。民主进步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当然也是这幺做,这就足以说明她的民意调查结果为何始终保持大幅度领先,以及从头到尾完全误解事态演变的洪秀柱及其支持者,为何一再把蔡英文比拟成操纵着大量无知青年的傀儡大师(注2)。值得一提的是,其他许多人也听从了人民的警告,其中包括一些国民党的政治人物,结果他们不是被开除党籍,就是拒绝和洪秀柱内爆式的选战操作有所牵连。(弔诡的是,国民党如今流失掉的,正是足以确保它作为可靠的政党存续下去所需的人才。)就连亲民党推出的第三位总统候选人宋楚瑜都知道应当与时俱进,运用一些公民社会的语言和大众交流(注3)。

照洪秀柱至今为止的公开发言看来,她对民主的定义似乎仅仅限缩在最狭隘的範围里:定期举办选举。然而,徒有选举仍不足以称作民主政治。绝大多数研究民主政治的权威学者(例如达尔(RobertDahl)、戴蒙(LarryDiamond))实际上都会告诉你,民主的範围远远不限于选举。这些学者对民主更为宽广包容的定义,十分适用于一个蓬勃发展的公民社会,它最重要的功能正是提供不可或缺的制衡力量,作为释放社会压力的安全阀,促进社会与决策者彼此之间的有益回馈。

儘管如此,一个健全民主政治的这项重要功能,在洪秀柱看来却是令她厌恶,应当弃之不顾的:任何一个相信民主政治不能缺少公民社会所发挥的重要辅助作用的人,在她眼中都是负面词义下的「民粹分子」。社会的作用仅仅被她局限于投票,投完票就只能坐等政府决定甚幺最符合大众的利益,绝对不容许挑战政府的指令。

上星期,洪秀柱阵营持续发动讨伐「民粹」的圣战,公布了一份线上民调(注4),要求作答者勾选哪一个问题受民粹影响最为严重。可想而知,这个多选题列出的选项全都仅限于马英九执政时期引发社运团体抗争,并且如前文所述,随着时势演变而逐渐汇聚成为社会大众要求变革警讯的那些议题,包括课纲议题、两岸议题、能源议题、「传媒向民粹屈服」议题、都更议题、「同志议题」、军法议题及其他。我们在每一个选项之中都能列举出直接冲撞政府当局的社运团体,从反媒体巨兽青年联盟到太阳花运动,从公民一九八五行动联盟到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组织、从台湾农村阵线到反核团体。(洪秀柱的人马列举这些选项的时候,显然不会考虑对手无寸铁民众拳打脚踢的白色正义、红衫军及促统帮派,因为这些和她理念相同的团体当然是站在「理性」这一边的,要是以后民进党上台执政,就要由他们扮演「公民社会」的角色。)

洪秀柱对这些社会运动表现出的仇恨,使我们得以预见她一旦当选总统会成为怎样的国家领导人。她的施政风格必定要带领台湾倒退几十年,回到政府一手决定政策,社会几乎无从参与政治的年代。这会是个由上而下的家父长式(或者就她而言,是虎妈式的)统治,政府官员无所不知,对政府的异议则是非理性的症状,非彻底消除不可。马英九总统已经尝试过这种统治方式,并且因为忽视人民的警告而付出惨痛代价。然而,从洪秀柱一再将公民社会类比为中东恐怖组织,任意入罪及妖魔化的习性看来,非政府组织、自救团体、人权团体以及表达异议的学生在洪总统的治理下会面临怎样的命运,恐怕也就不问可知了。

除非洪秀柱能够证明自己绝非如此,否则她至今为止的一切公开发言都只能让我得到这个结论:她绝非民主主义者,恰好相反,她是独裁专政者。

(本文于9月21日发表于英文想想论坛,标题为VOTE2016:HungHsiu-chu’sCrusadeAgainst‘Populism’)译者:蔡耀纬

(注1)J.MichaelCole,BlackIsland:TwoYearsofActivisminTaiwan(2014)(注2)J.MichaelCole,“TwoMythsaboutTaiwan’sDPPthatneededtobeLaidtoRest”,TheDiplomat,8/6/2015(注3)J.MichaelCole,“Vote2016:WhyBeijingShouldWorryabout小Soong’s‘Rebirth’”,ThinkingTaiwan,8/25/2015(注4)洪秀柱阵营「民粹争议调查」

相关浏览推荐